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东方毅 拓展事业 拓展聚焦 拓展讲堂 拓展影像 拓展资讯 中外雄主 拓展政治 拓展军事
民族团结 拓展文化 拓展历史 拓展法治 拓展经济 拓展社群 伊斯兰专栏 非对称作战 拓展工程 拓展社会综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拓展文化 > 伊斯兰反霸

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发展及其对新疆的影响

时间:2014-04-20 00:37:25  来源:  作者:  点击:111490

 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近几年来一直是个热点问题。当前,伊斯兰极端主义是影响新疆社会稳定与发展的主要社会势力之一。本文主要从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形成发展以及对新疆带来的一系列影响进行了论述。通过分析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特征、活动的性质,帮助广大群众深入地认识并揭露其本质。这样才能更好地有效抵制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渗透和影响。

 

  一、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形成及发展

 

  1、“伊斯兰极端主义”概念的提出及界定

 

  “伊斯兰极端主义”一词是个泛称,在实际运用中不作严格区分时它常常还含有“伊斯兰极端思想”、“伊斯兰极端势力”、“伊斯兰极端组织”、“伊斯兰极端分子”、“伊斯兰极端活动”等不同的概念。

 

  学术界对“宗教极端主义”这一概念有不同的表述。金宜久先生给出的宗教极端主义的定义是:“它是与宗教有关的、具有由偏激而致极点的主张要求,或以偏激的手段实现其主张要求的行为活动。”① 马品彦先生对宗教极端主义界定为“一些利益集团打着宗教的旗号,对宗教进行歪曲的和极端化的解释,煽动宗教狂热和极端思想主张,制造不同信教群体之间的仇视和斗争,并采取极端手段,以求摧毁一切现存社会秩序和世俗国家,建立神权统治为目的的一种思想和行为体系。”② 这些学者对“宗教极端主义”概念的表述尽管各不相同,但其基本内容是相似的。

 

  根据伊斯兰教的特点,并分析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发展特点,我们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概念可以做以下阐释:伊斯兰极端主义是在伊斯兰教名义下的极端主义,是伊斯兰教政治化最突出的表现形式。它以伊斯兰教为旗帜,以穆斯林极端分子组成的社团或组织为基础,以极端的手段达到其净化信仰、净化宗教、排除异己。以求摧毁一切现存社会秩序和世俗国家,建立伊斯兰教法统治下的“伊斯兰国家”和伊斯兰社会的政治思潮和社会行为。其基本宗旨是:建立完全由伊斯兰教法统治的、政教合一的神权制度,通过鼓吹“****”或恐怖主义来建立神权统治的国家。

 

  2、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形成

 

  20世纪初,泛伊斯兰主义传入新疆,形成了以“东突厥斯坦”独立论为核心的新疆民族分裂主义的思想与政治纲领。1932年初,以伊敏和沙比提大毛拉为首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在和田、喀什等地区进行了猖狂的分裂活动,先后成立了“和田伊斯兰政府”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两个分裂政权。从这时起,所谓“东突厥斯坦独立”就成为新疆民族分裂主义分子的旗号,一直承袭至今。进入了70年代是挫折时期,由于我国封闭的政治环境,世界性的伊斯兰复兴运动没有对新疆造成大的影响。

 

  3、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们同世界伊斯兰教界恢复交往,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包括其极端的派别也加紧了对我国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地区的渗透。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影响呈发展的态势。

 

  90年代,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发展有了新的高度。“三股势力”的出现以及伊斯兰极端势力传播对象的转变和活动方式的多样化。在境外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渗透和影响下,新疆的宗教极端主义与民族分裂主义和暴力恐怖主义密切结合,形成了危害新疆社会政治稳定的主要力量—“东突”邪恶势力。“东突”分子以当地浓厚的宗教氛围为掩护,利用非法宗教活动,进行分裂祖国的违法犯罪活动,制造了一系列暴力恐怖事件。

 

  二、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影响

 

  伊斯兰极端势力主要煽动民族分立活动对我国进行渗透分裂。伊斯兰极端势力对信伊斯兰教的各族人民的民族关系、经济、社会等方面有了极大的影响。

 

  1、宗教极端主义的泛滥影响团结和睦的民族关系。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势力利用穆斯林群众认同、回归心理,制造民族纠纷,大搞排外活动,煽动民族独立;有的还插手民族冲突地等等。江泽民同志曾指出,“利用民族问题打开缺口,是国内外敌对势力进行和平演变的重要手段”③。西方宗教极端势力往往利用民族问题,挑动民族情绪,制造事端。以人口迁移、资源开发、宗教信仰等为借口,挑动民族纷争;打着关心少数民族利益的旗号,进行欺骗宣传,歪曲历史与事实,进行挑拨离间,甚至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破坏民族团结。

 

  2、宗教极端主义势力宣扬宗教极端思危害社会正常秩序的活动不利于新疆的经济发展。

 

  大力发展经济,不断提高国民生活水平,使人民得到了实惠,特别是改革开发以来,新疆的经济发展很快,各族群众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一些宗教极端分子越有钱越干坏事,组党结社、成立伊斯兰组织和社团,发展成员,公开与政府作对。利用我国东西部经济发展的相对差距来挑起民族矛盾,阻碍新疆社会经济的发展。

 

  3、“三股势力”从事煽动破坏活动,危害社会政治稳定。

 

  宗教极端势力的本质是打着宗教旗号,采取各种极端手段,进行反对社会主义,共产党领导,企图推翻现政权的反对政治势力。鼓吹“信仰安拉独一,不能相信共产党”,鼓动群众反对所谓“异教徒”,挑起民族矛盾,危害社会稳定。

 

  三、相应的对策

 

  新疆存在的不稳定因素大都与境内外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插手有关。我们注意关注周边地区的宗教问题,探讨趋利避害的途径,严防周边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可能对新疆产生的影响,以使新疆地区在复杂多变的周边环境中立于安全与稳定之地。

 

  1、坚决制止非法宗教活动维护社会稳定,促进民族团结。

 

  伊斯兰极端势力正在加紧利用宗教搞非法宗教活动达到分裂祖国和颠覆人民政权的目的,我们必须从反渗透、反分裂、反颠覆的高度去充分认识非法宗教活动的严重危害,坚决制止非法宗教活动。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坚决制止非法宗教活动,是全面正确地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需要,也是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根本要求。

 

  2、加快发展民族地区经济,消除宗教极端主义泛滥。

 

  邓小平同志在南巡讲话中曾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 我国现在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构成了当前的社会主要矛盾,只有发展生产力,才能解决这个主要矛盾,才能铲除宗教极端势力的产生及渗透发展。我国继续坚定不移地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保持西部地区繁荣、发展、稳定,事关各族人民群众的福祉,事关有效地铲除宗教极端主义建立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具有深远的意义。

 

  3、坚决抵御和打击境内外“三股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活动。

 

  我国周边地区的这些国家是世界上民族宗教问题频繁和矛盾冲突多发的地区。而与新疆接壤的地区都是少数民族集中聚居的地区,很多民族都是跨界民族,而且大多是穆斯林。由于共同的民族感情、文化特征、宗教信仰、地缘联系、历史渊源等因素,跨界民族容易产生在政治、经济、文化尤其是宗教上的相互影响或人为的渗透等问题。因此,我们注意研究“三股势力”的新动向和经济全球化、互联网迅速发展等新情况给新疆宗教工作带来的影响,及时制定应对措施,不断完善有关政策法规,牢牢掌握抵御宗教渗透的主动权。当前,“三股势力”虽然已得到有效遏制,但他们仍在积聚力量,变换手法,伺机进行新的破坏。对此,必须统一认识,高度警觉。

 

  参考文献:

 

  [1] 金宜久,吴云贵。 当代宗教与极端主义[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

 

  [2] 马品彦,赵荣织.新疆宗教史略[M].乌鲁木齐:新疆大学出版社,2001.

 

  [3]孙尚扬.宗教社会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4] 冯凯.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民族宗教问题研究[D].郑州: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研究生处测绘学院,2006.

 

  [5] 徐浩淼.试析中亚地区的伊斯兰极端主义[D].乌鲁木齐:新疆大学研究生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2006.

 

  [6] 魏克强,沙万中.我国新疆地区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犯罪成因分析[J].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3,(71):7881

 

  (稿件来源:www.chinahuaiyang.com

(责任编辑:jihongf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