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东方毅 拓展事业 拓展聚焦 拓展讲堂 拓展影像 拓展资讯 中外雄主 拓展政治 拓展军事
民族团结 拓展文化 拓展历史 拓展法治 拓展经济 拓展社群 伊斯兰专栏 非对称作战 拓展工程 拓展社会综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拓展文化 > 文化工农

农民问题是毛泽东始终关注的一个根本问题

时间:2012-07-19 15:57:39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18930

       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龚忠武在《中国向农村的贫穷开战》一文中写道:中国广大的农村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从古到今,谁能够解决农民问题,谁就能够控制农村,谁就能够统治中国,就能使中国长治久安。当然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早就敏锐地看到了中国政治上的这个诀窍,这个千古不易的中国历史规律,所以中国共产党胜利了,国民党失败了。这段话说得很精辟。中国革命之所以胜利,就是因为毛泽东敏锐地抓住并解决了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一农民问题。
  毛泽东生于农村,自幼与农民有较多接触,对贫苦农民怀有真挚而深厚的感情。学生时代,他多次深入农村,调查农村和农民情况。投身革命后,他长期从事农民运动,领导农民进行武装斗争。因此,毛泽东以对农民的深厚感情,始终关注农民——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
  早在童年时代,毛泽东在读旧小说时,有一件事感到很不平。他说,这些旧小说里面,没有种田的农民。所有的人物都是武将、文官、书生,从来没有一个农民做主人公。对于这件事,我纳闷了两年之久,后来我就分析小说的内容。我发现它们颂扬的都是武将,人民的统治者,而这些人是不必种田的,因为土地归他们所有和控制,显然让农民替他们种田。”1917年,学生时代的毛泽东,曾用一个月的时间,行程900里,徒步考察了长沙等五县。他后来回忆说:我开始在湖南徒步旅行,游历了五个县。”“我们走遍了这五个县,没有花一个铜板。农民给我们吃的,给我们地方睡觉。所到之处,都受到款待和欢迎。毛泽东童年的农村生活和学生时代对农村的调查,培养了他对农民的深厚感情。直到建国后,他还保持着若干农民生活习性,自豪地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当警卫战士把农民吃的糠菜窝头送给他时,他竟双手颤抖,流出同情而又内疚的眼泪;当他得知江西省余江县消灭血吸虫时,竟浮想联翩,夜不能寐。
  怀着对农民的深厚感情,毛泽东开始了对农民问题的研究。1925年毛泽东回到家乡韶山从事农民运动。经过和农民接触,他发现农民不仅是个受苦的阶级,而且非常富有战斗性。可见,他对农民的认识已经实现了巨大的思想升华,即不仅把农民做为被同情者,而且,把农民看做革命的基本动力。1926年,毛泽东在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讲授中国农民问题。他把学生按不同省籍,组成各省农民问题研究会,组织学生到海丰、韶关等农村搞社会调查,并把学员的调查材料加以选编,收集在他所出版的我国第一部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农民的历史文献《农民问题丛刊》中。同年,毛泽东对江浙及长江流域农村进行了考察,于同年9月写了《国民革命与农民运动》,鲜明地提出:农民问题乃国民革命的中心问题,农民不起来参加并拥护国民革命,国民革命不会成功。他号召从事农民运动的同志,跑到你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乡村中间去,夏天晒着酷热的太阳,冬天冒着严寒的风雪,搀着农民的手,问他们痛苦些什么,问他们要些什么。从他们的痛苦与需要中,引导他们组织起来,引导他们向土豪劣绅争斗;引导他们与城市工人学生等革命力量合作,建立起联合战线;引导他们参与反帝国主义军阀的国民运动。为了回击国民党右派对农民运动的污蔑,1926年底,毛泽东回湖南,步行1400里,走访了五个县,做了32天调查,并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做出了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的科学论断。可见,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及时把部队转入农村,建立农村根据地,并不是无路可走时的权宜之计。长期以来形成的关于农民问题的思想,是他建立农村根据地的思想基础
  在夺取政权的斗争中,毛泽东紧紧抓住农民这个根本问题,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十年内战,毛泽东一边指挥武装斗争,一边深入研究农民问题。他先后搞了永新调查、宁冈调查、闽西调查和兴国调查。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毛泽东写了《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关于土地斗争中的一些问题的决定》。1934年,毛泽东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土地革命的阶级路线。他说:土地斗争的阶级路线是,依靠雇农贫农,联合中农,限制富农,与消灭地主。这一路线的正确应用,是保证土地革命斗争胜利发展的关键,是苏维埃政权对于农村的具体政策的基础。这标志毛泽东关于农民问题的理论已经成熟和系统化。他把武装斗争、土地革命、根据地建设融为一体,创立了工农武装割据,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道路。而武装斗争,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战争;根据地建设必须依靠农民;土地革命,是为了解决农民最关心的土地问题,进而调动农民的革命积极性。可见,这条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正是毛泽东长期以来形成的关于农民问题的理论的合乎逻辑的发展。
  由于毛泽东对农民问题进行了长期调查研究,所以他能够站在正确立场上,对错误路线加以抵制。1931年共产国际发出加紧反对富农的指示,王明路线主张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毛泽东则于1933年制定了削弱富农的政策,并指出消灭富农的倾向是错误的对地主取消灭的政策,对富农则取削弱的政策。
  抗日战争中,为了团结中小地主阶级抗日,同时又减轻农民负担,我党在抗日根据地实行了减租减息政策,为发动以农民为主体的人民战争打下了基础。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后,毛泽东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提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即没收封建地主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没收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为首的垄断资本归新民主主义国家所有,保护民族工商业,而解决农民土地问题则列为三大经济纲领之首。可见,毛泽东对解决农民问题是何等重视!
  全国解放前夕,当全党工作重点即将由农村转入城市时,毛泽东及时告诫全党,决不可以丢掉农村,仅顾城市。建国后,他又指出:中国的主要人口是农民,革命靠了农民的援助才取得了胜利,国家工业化又要靠农民的援助才能成功。为了使农民走上富裕道路,毛泽东首先在农村发起了农业合作化运动,并确立了依靠贫农、下中农,巩固地团结中农的阶级路线。虽然在社会主义改造中,毛泽东对农村两极分化情况估计得过于严重,农村社会主义改造的步伐过于急迫,但毕竟在极少社会震动的情况下实现了农村根本性变革。在三年困难时期,毛泽东为了领导全国人民渡过难关,首先从农村入手,纠正的错误。他亲自组织和指导三个调查组,分赴浙江、湖南、广东进行调查研究,亲自主持制定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六十条》),对农民关心的若干问题,如供给制、按劳分配、食堂问题进行了比较恰当的解决,从而稳定了农村,调动了农民积极性,恢复了农业生产。
  不难看出,农民问题始终是毛泽东关注的一个根本问题。中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的胜利充分说明,毛泽东关于农民问题的理论是符合中国国情的马克思主义。

(责任编辑:wang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