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东方毅 拓展事业 拓展聚焦 拓展讲堂 拓展影像 拓展资讯 中外雄主 拓展政治 拓展军事
民族团结 拓展文化 拓展历史 拓展法治 拓展经济 拓展社群 伊斯兰专栏 非对称作战 拓展工程 拓展社会综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拓展文化 > 文化工农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工人阶级“尊严”和“伟大品格”的部分论述

时间:2012-07-19 15:51:18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18935

    工人的仁慈也表现在其他各个方面,而且其表现形式也是令人愉快的。他们自己就是命途多舛的,所以他们能同情境况不好的人。……工人是比较和气比较可亲的,虽然他们比有产阶级更迫切地需要钱,但他们并不那样贪财;……工人比资产者偏见少得多,看问题清楚得多,不戴上自私的眼镜来看一切。(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工人还是必须在两条道路中选择一条:或者屈服于命运,做一个“好工人”,“忠实地”维护资产者的利益(如果这样做,他就势必要变成牲口),或者起来反抗,尽一切力量捍卫自己的人类尊严,而这只有在反抗资产阶级的斗争中才能做到。(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如果说工厂工人仍然不仅保持了自己的理智,甚至还使它比其他的人更加发展,那只是因为他们起来反抗了自己的命运,反抗了资产阶级;这就是他们在工作时间也没有失掉的唯一的感觉和唯一的思想。(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工人应该设法摆脱这种非人的状况,应该争取良好的比较合乎人的身份的状况。如果他们不去和资产阶级的利益——剥削工人——作斗争,他们就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资产阶级却用他们的财产和他们掌握的国家政权所能提供的一切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工人一旦表明要摆脱现状,资产者就立刻成为他们的公开敌人。(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在目前情况下,工人只有仇恨资产阶级和反抗资产阶级,才能获得自己的人的尊严。(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工人除了为改善自己的状况而进行反抗,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表现自己的人的感情的余地,那么工人自然就一定要在这种反抗中显出自己最动人、最高贵、最合乎人情的特性了。(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工人对资产阶级及其奴仆所采取的最强暴的敌对行动,也不过是资产阶级用来暗中对付工人的种种手段的公开的毫不掩饰的表现而已。(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他们是有自己的利益和原则、有自己的世界观的独立的阶级,是和一切有产阶级相对立的阶级,同时也是国家力量所系并能推动国家向前发展的阶级。(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慈善机关!你们吸干了无产者最后的一滴血,然后再对他们施以小恩小惠,使自己自满的伪善的心灵感到快慰,并在世人面前摆出一副人类恩人的姿态(其实你们还给被剥削者的只是他们应得的百分之一),好像这就对无产者有了什么好处似的!这种布施使施者比受者更加人格扫地;这种布施使得本来就被侮辱的人遭到更大的侮辱,要求那些被社会排挤并已失掉人的面貌的贱民放弃他最后的一点东西——人的称号;这种布施在用施舍物给不幸的人打上被唾弃的烙印以前,还要不幸的人卑躬屈膝地去乞求。(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年9月-1845年3月)
    全世界的无产者却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敌人,面临着同样的斗争;所有的无产者生来就没有民族的偏见,所有他们的修养和举动实质上都是人道主义的和反民族主义的。只有无产者才能消灭各民族的隔离状态,只有觉醒的无产阶级才能够建立各民族的兄弟友爱。(恩格斯:《在伦敦举行的各族人民庆祝大会》1845年底)
    良心是由人的知识和全部生活方式来决定的。……特权者的“良心”也就是特权化了的良心。(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年)
    对不希望把自己当愚民看待的无产阶级来说,勇敢、自尊、自豪感和独立感比面包还要重要。(马克思:《〈莱因观察家〉的共产主义》1847年9月)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共产党宣言》)
    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71年5月)
    工人阶级对他们四周的压迫环境所进行的叛逆的反抗,他们为恢复自己做人的地位所作的剧烈的努力——半自觉的或自觉的,都属于历史,因而也应当在现实主义领域内占有自己的地位。(《恩格斯致玛·哈克奈斯》1988年4月)

(责任编辑:wang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