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毅 拓展事业 拓展聚焦 拓展讲堂 拓展影像 拓展资讯 中外雄主 拓展政治 拓展军事
民族团结 拓展文化 拓展历史 拓展法治 拓展经济 拓展社群 伊斯兰专栏 非对称作战 拓展工程 拓展社会综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拓展文化 > 拓展基督文化专栏 > 基督文化

多元融合的云南宗教文化·基督教

时间:2014-08-04 16:46:38  来源:  作者:  点击:53986

     基督教于19世纪正式传入云南,近百年来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对云南的傈僳族、怒族、苗族、景颇族、拉祜族、彝族等少数民族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最早进入云南的基督教传教士是英国内地会牧师麦嘉底。1877年,麦嘉底从江苏镇江出发,沿长江而上到达重庆,然后步行到贵州、云南,最后穿越滇西边境,于同年抵达缅甸八莫。稍后,英国内地会传教士康慕伦于1876年、索尔陶和史蒂文森于1880年分别进入云南。1883年,基督教循道公会的英国牧师索理仁经四川宜宾到云南昭通传教。1887年,英国传教士邰慕廉、柏格理也到昭通传教并建立循道公会西南教区。由于当时英美等国的侵略重心在我国的东部和中部地区,因此,基督教在云南的活动非常有限。

  1896年,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失败,帝国主义列强掀起了瓜分我国、划分势力范围的狂潮。其时,中缅边界初定,但滇西腾冲北部尖高山以北的广大地域,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没有划定,英国遂加紧了对该地区的侵略扩张,其手段之一便是派出多名传教士进入该地区。从1896年到1898年,英美籍的传教士由数人猛增到100多人,此为基督教入滇的第一次高峰。

  上世纪初,英、美等国的基督教差会进一步加强在我国的传教活动。1913年,著名的基督教国际活动家穆德再次来到中国,公开鼓吹“云南省乃中国最黑暗最需要福音之省份”。1918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在华各基督教差会于庐山聚会,专就云南的传教问题进行磋商,决定由圣公会、长老会、美以美会、青年会和中华续行委员会抽出能力较强、影响较大的中外籍传教士组成中华国内布道筹备会,设有委员70余名、顾问15名,于1919年进入云南,由此掀起基督教入滇的第二次高峰。

  抗日战争时期,华北、华中和华南相继沦陷,原来在这些地方传教的中外教牧人员大批来到云南,又给在滇的各基督教差会增加了新的力量。这是基督教入滇的第三次高峰。

  基督教在云南的传播和发展经历了曲折的过程。19世纪80年代,基督教最初传入云南时,由于各帝国主义列强的注意力主要放在我国的东部和中部地区,加上我国传统文化的强烈抵制,基督教在云南的发展较为困难。至1910年清末,基督教在滇传播经历了近30年,全省仅有不到10座小教堂、教徒数百人。这种局面持续到其后传教士深入少数民族地区,找到从少数民族中传播扩张的途径。据《中华基督教年鉴》资料显示,到1917年,基督教在云南已经扩展到17个县、教徒达3211人。上世纪20年代初,云南50余个县有基督教会的活动。从上世纪20年代中期到50年代的30年间,教堂数由不足百处发展到900余处,教徒由四五万人发展到15万人,占全国基督教徒总数的1/6,使云南一跃为全国基督教发展最为迅速的地区。

  基督教在云南的传播和发展有两个重要特点:一是云南基督教的传播和发展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扩张是分不开的,正是凭借着帝国主义的武力和经济上的支持,基督教才能进入云南并得以扎根。二是与全国的一般情况不同,基督教在云南的传播主要不是在城镇地区,而是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

  云南基督教的分布与其传播路线密切相关,集中在滇西与缅甸接壤的少数民族地区、滇中和滇东北金沙江中下游流域以及昆明、大理等经济文化发达城镇。大致可以划分为滇东北苗族地区,滇北苗族、彝族地区,滇西北傈僳族、怒族地区,滇西景颇族地区,滇西南拉祜族、佤族地区以及滇南哈尼族地区。信仰基督教的群众主要有傈僳族、怒族、苗族、彝族、景颇族、佤族、拉祜族、哈尼族和汉族,其中少数民族信徒占90%。

  新中国成立后,云南基督教界人士开展自治、自传、自养“三自”爱国运动,割断了同帝国主义和外国教会的联系,建立了新型教会组织并举行联合礼拜,改变了以往教派林立的局面,云南基督教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走向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道路。

(责任编辑:jihongf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