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东方毅 拓展事业 拓展聚焦 拓展讲堂 拓展影像 拓展资讯 中外雄主 拓展政治 拓展军事
民族团结 拓展文化 拓展历史 拓展法治 拓展经济 拓展社群 伊斯兰专栏 非对称作战 拓展工程 拓展社会综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拓展法治 > 法律文本

     美国宪政第一案-马伯里诉麦迪逊

时间:2013-05-19 15:24:25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点击:126082

     事情发生在整整两百年前,也就是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竞选连任受挫,告别白宫前夕(1801年)。这时候亚当斯真正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行使总统的司法提名权,将尽可能多的联邦党(即后来的民主党)人套上法官的大黑袍子。就在新总统上任的三星期前,联邦党控制的参议院通过法案,新增42个法官职位。威廉•马伯里是其中之一。他已经通过全部法定任命程序,亚当斯总统也在他的委任状上签字盖章。只要国务卿把那张纸颁发到他手里,这为期五年的法官薪水就到手了。这即将随总统离任的国务卿不是别人,正是故事的核心人物,即将上任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JohnMarshall)。马卿大概临行匆忙,把马伯里的委任状忘在国务卿办公室,只管到最高法院上班可想而知,候任总统上任前眼睁睁地看着政敌一个劲地往末班车上塞同党,自然是火冒三丈。这新总统也不是等闲人物,他就是不朽的《独立宣言》起草人托玛斯• 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他接管政府时发现这些委任状,气不打一处出,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这马伯里眼见煮熟的鸭子飞走,这口气也是咽不下于是状告新任国务卿,美国宪法之父杰姆斯•麦迪(James Madison)。要求最高法院发布执行令(writ omandamus),强迫国务卿颁送达委任状。马歇尔被提名首席大法官的当天就被告知,京城房地产紧张,他得自己去找房子作衙门。马歇尔无奈,只好借参院一间地下室办案。法院系统没钱没兵,又没有选民做后盾。一直总统和国会的排挤轻视的对象。这时候马大法官接到的状子,实在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从法理上讲,公正的判决只有一个:即马伯里胜诉。麦迪逊必须递送乌纱帽。可在当时,马歇尔其实是个纸老虎。他如果以最高法院名义发布执行令,国务卿肯定拒绝执行。

   马歇尔试探性地向麦迪逊发出质询令,要求国务卿解释为什么不递送委任状。果然不出所料,人家对质询令不仅不予理睬,刚刚形成多数的共和党在国会还借此猛烈抨击最高法院。指责质询令是对行政系统的越权袭扰。参议院进而通过法案,更改最高法院日程,迫使大法官们离京巡回办案至1803年。意图无非是采用拖延战术。杰佛逊、麦迪逊和共和党人多少有点自知理亏,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搞成宪法危机而丧失选票。 
   问题的关键在于:谁有宪法的最终解释权。关于这一点,美国宪法没明说。于是在当时是个未知数。早在宪法起草公决期间(1787),作为一个年青著名律师,马歇尔就已经开始鼓吹最高法院的司法复核权。他当上大法官后无疑更是要想方设法抓住宪法。而麦迪逊作为宪法起草人之一,对宪法解释自然也是当仁不让。于是案子成了僵局。 
   1803年,大法官们回到华盛顿。马伯里案继续开庭。马歇尔落入两难境地。如果向麦卿发执行令遭到拒绝,则最高法院立即丧失权威。纸老虎穿帮漏气。以后别说是解释宪法,判什么都没人理睬。然而判马伯里败诉则更是违背法理。法院公信力将丧失殆尽。于是不管判赢还是判输,马大法官看来都是输定了。三权分立的宪政制度在此受到严峻挑战。司法分支面临名存实亡的危机。而危机是历史人物展露政治智慧的舞台。 
2。政治是妥协的艺术 
   歇尔的伟大之处在于,挽狂澜于既倒并不足以填满他的胃口。他要抓住这个历史机遇,反败为胜,推动他的司法复核权理念。他的策略是以退为进。寻求双赢。马伯里的诉讼是直接呈送给最高法院。根据是国会1789年通过的司法法案第13条。该法案给予最高法院发布执行令的权力。然而宪法第III条第2款规定,“涉及大使、其他使节和领事以及以州为当事人的一切案件,其初审权属于最高法院。对其他所有案件,最高法院有上诉审理权,但须遵照国会所规定的例外与规则。”马歇尔对宪法这一条款作了一个颇有争议的狭义解释:最高法院没有初审权,因此无权发出执行令。据此,国会1789司法法第13条与宪法矛盾,属于违宪因而无效。

   马歇尔作出历史性的判决:第一:马伯里的委任状通过了全部法律程序,尽管没有送达,仍然有效。麦迪逊扣押文书行为非法,侵犯了马伯里合法权益。第二:既然马伯里的权益受到伤害,他就有权获得补偿。第三:既然马伯里应该得到补偿,那么,他应该直接从最高法院以初审的形式获得因为宪法没有赋予最高法院对此类案件的初审权。也就是说马伯里求职心切,进错了衙门。他应该先到地区法院初审,最高法院只接受上诉。马歇尔的具体判决其实是项庄舞剑,他的“意在佩公”之处才是真正不朽。他通过谴责国务卿违法,不仅从理念上伸张了正义,而实质上确立了最高法院监督行政分支的宪政地位。而且,通过判决国会通过的1789司法法13条违宪作废,确立了最高法院对国会立法的“司法复核”权。同时,马歇尔并不把事做绝。他事实上驳回了马伯里关于发布执行令的请求,给予总统国务卿一个技术上的小胜,一个台阶。从而避免了他必败无疑的宪法危机。对国会方面,他废除的是一个无关大局的法令条款。而且是以放弃最高法院自身初审权的高姿态出现,让国会的政敌抓不住把柄。于法于国可谓有理、有利、有节。马歇尔反复陈述,司法复核不仅是最高法院的权力,而且是它不可推卸的护宪责任。

3。宪政与司法复核 
   马歇尔给美国,应该说给全人类留下的遗产就是:政府法令必须置于司法复核之下。虽然现实中法官很难绝对脱离政治(如他自己),但司法部门相对公正得多。中国人大下次修宪时,应认真考虑将释宪权从人大常委会移交到最高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guoershuai)